首 页 > 新闻 > Uncategorized

博客

萨尔瓦多·达利大型回顾展在日本京都开幕

26 de septiembre, 2020

加拉-萨尔瓦多·达利基金会很高兴地宣布今日一个临时性展览在日本京都市艺术博物馆正式拉开帷幕。展览将展出至2016年9月4日,接着于2016年9月中旬至12月12日在东京展出,欢迎公众参观。这还要感谢《读卖新闻》作为项目组织方给予的大力支持。 加拉-萨尔瓦多·达利基金会的总秘书长路易斯·佩纽埃拉斯先生出席开幕仪式。 展览的标题是萨尔瓦多·达利 加拉-萨尔瓦多·达利基金会此前三次到访日本,但这是首次在日本举办由全世界三大系列藏品组成的萨尔瓦多·达利大型回顾展:菲格雷斯加拉-萨尔瓦多·达利基金会(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省)、马德里的索菲亚王后博物馆和圣彼得堡萨尔瓦多·达利博物馆(美国佛罗里达州)。

继续阅读

哈尔斯曼的达利肖像展

26 de septiembre, 2020

今天菲格雷斯达利剧院博物馆迎来了一个新的临时展览。23幅由摄影师菲利普·哈尔斯曼拍摄的达利肖像将面向公众展出,照片是“达利的胡子”项目的一部分。展览题为“达利胡子的变体”,自今天4月18日至12月31日将于凉亭厅(Sala de las Loggias)展出。 “达利胡子的变体”的概念和内涵 展览的初衷是突出艺术家本人在博物馆中的存在感。因此,展览选取了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师之一,居住在美国的拉脱维人菲利普·哈尔斯曼的影像资料,他与达利建立了长达37年的合作关系。此次展览选用了这两位艺术家没有放入《达利的胡子》的23幅照片,该图书于1954年由纽约西蒙与舒斯特公司编辑出版。因此,这些素材鲜为人知而且非常珍贵。 达利和哈尔斯曼的关系 二人的合作起源于1941年。他们共同参与了1941年俄罗斯芭蕾舞团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演绎的“迷宫”项目,那时哈尔斯曼负责拍摄达利设计的表演戏服。他们在主要与芭蕾相关的共同承接项目中密切合作,同时也共同开发自己的项目,如Dali’s Midsummer Night’s Mare、Dali Atomicus、Escultura de Luz和 Voluptate Mors,其中模型均是颅骨形状。摄影师还记录了达利1960年拍摄电影《馄饨与创造》的过程。 至于出自二人之手的《达利的胡子》,菲利普·哈尔斯曼解释道:“1954年,达利的胡子奇迹般地生长。当画家回到纽约时,我惊呆了:胡子的尖已经超过眉毛的高度。我看到我的责任,并开始拍摄他胡子的嬉戏和互动。我需要达利的同意,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跟这位伟大的超现实主义画家说:“有很多关于你和其他作家的著作。但是没有任何一本书是关于你身体上独特的地方,如伦勃朗的鼻子或毕加索的脚。这是对你天赋的致敬!出版出版不是整体而是精细着墨于你身体一小部分的书。” 搭建 展览的搭建由3carme33的佩普·加纳莱达设计,由亚历克斯·吉福莱乌负责图像设计。

继续阅读

达利、莎士比亚、维斯康蒂临时展览

26 de septiembre, 2020

今年在普博尔举办的达利、莎士比亚、维斯康蒂临时展览是为了纪念萨尔瓦多·达利出演由鲁奇诺·维斯康蒂导演的、1948年在罗马艾莉赛欧剧院上演的莎翁剧目《皆大欢喜》。自3月15日普博尔城堡重新开放之时即可前往展览,展览至2017年1月6日结束。 概念和内涵 达利、莎士比亚、维斯康蒂展览深化了萨尔瓦多·达利与表演艺术之间的关系,我们希望紧紧围绕威廉·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纪念活动,同时我们还希望纪念西方世界戏剧史上一个重要的时刻。 为了准备此次展览我们事先做了重要的调研和文献整理工作。我们联系了罗马格拉姆希研究所基金会、佛罗伦萨弗兰克·泽菲雷利基金会和热那亚演员博物馆。根据莎士比亚的文字,我们找到剧中的各种剧情和场景,并确定出现在《皆大欢喜》中的人物和演员。 达利、莎士比亚和维斯康蒂 《皆大欢喜》是威廉·莎士比亚于1599年和1600年期间写的田园喜剧。意大利作家鲁奇诺·维斯康蒂于1948年决定把它搬上舞台,并希望与萨尔瓦多·达利合作,以增加戏剧的知名度。他作为舞台搭建和服装导演负责场景设置,弗兰克·泽菲雷利也参与其中。 历史背景 1984年7月萨尔瓦多·达利在美国旅居八年后返回伊加特港躲避战乱。艺术家宣称意欲重现意大利古典主义。在威尼斯,安康圣母圣殿教堂前有一块被四个矩形石头包围的半球形石头。对于他而言,这预示着那是一条引导其作品进入古典完美逻辑的正确道路。接着他迁至罗马,与鲁奇诺·维斯康蒂相遇。导演已经完成了意大利共产党委托他执导的《大地在波动》。紧接着,他推出《罗莎琳达》(又名《如你所愿》)作为“没有问题的演出,一出戏,一个唤起宁静四年的音乐嬉游曲……然后达利来了。我正在寻找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布景设计师,一个魔术师”。 《罗莎琳达》或《如你所愿》的布景和服装 维斯康蒂希望他的舞台是一场视觉盛宴。达利决定“制造舞台”,通过创建一个像框一样的结构包围住舞台。这就是为什么他看中威尼斯安康圣母圣殿教堂的几何结构。此外,该结构对于照明也有精确的指示。 伊娃·曼吉利·帕尔默负责服装。达利本人在手写节目单中的《Bonjour!》文字部分提到:“我的服装是各种形态,为了更好的服务于我的观众,甚至是先知。” 展览区域 今年在普博尔城堡的临时展览包含三幅萨尔瓦多·达利的真迹:1946年的《背方尖碑的大象》、1942的油画作品《罗密欧与朱丽叶项目》和1942年的水彩画《罗密欧与朱丽叶装饰研究》(最后一幅被陈列在城堡图书馆中), 29张照片——其中作者包括帕斯夸莱·德·安东尼斯和托马索·瓦萨里——和7份文件。 1942年的两幅作品与达利项目无关,是为了向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致敬而做的补充。 在一个展示柜中有7份文件:1个1948年手写节目单的精装版、2张演出季的折页、一封达利手写信件的传真件,其中向维斯康蒂指示如何搭建舞台,和3张包含首映宣传内容的戏剧类专刊。通过一个屏幕我们可以视听欣赏手写节目单,一页页的投影就仿佛我们在翻看似的。在大厅中央摆放着一张沙发,既可以作为座椅也具有屏幕的功能。可以欣赏到Rai三台在1987年播出的电视剧《致鲁奇诺·维斯康蒂》的节选,演员维托里奥·加斯曼和马塞洛·马斯楚安尼回忆着1848年的趣事。 制片方DocDoc Films负责这两部投影片段。 展览搭建 展览的搭建由3carme33的佩普·加纳莱达设计,由亚历克斯·吉福莱乌负责图像设计。通过大厅的独特照明,所有墙壁显现出渐变的红色,向达利的舞台设计致敬。设计方案希望让展览具有戏剧效果。红色来自萨尔瓦多·达利1948年的作品《皆大欢喜项目》。柜子的外观像是古老的布景。最后,大厅中央的白色簇绒沙发令人想起绵羊长沙发。 目录 在目录中有萨尔瓦多·达利和鲁奇诺·维斯康蒂的文字记载,达利博物馆馆长蒙赛·阿格尔的序言和达利研究中心协调员兼展览策展人露西亚·莫尼的一篇文章。目录的协调工作由达利研究中心的罗莎·玛利亚·玛乌雷负责。

继续阅读

纪录片《达利,最后的伟大作品》进入国际艺术电影节决赛单元

26 de septiembre, 2020

国际艺术电影节(FIFA)宣布角逐第34届决赛单元的作品中包括达利基金会出品DocDoc Films拍摄的纪录片《达利,最后的伟大作品》。影片将于3月18日和20日在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的麦克斯韦-卡明斯礼堂上映。3月10日至20日的电影节活动安排中还包括演出、展览、会议、讲座和圆桌会谈等。 达利基金会谨就影片能够在蒙特利尔电影节——今年有来自25个国家的170部作品参与竞争——这样的重要比赛中放映表示感谢,良好地展示了萨尔瓦多·达利本人及其剧院博物馆。

继续阅读

展览“梦境、夜游和体验”

26 de septiembre, 2020

今天新的临时展览在菲格雷斯达利剧院博物馆开幕,题为“梦境、夜游和体验”。一共展出23幅作品:18幅水粉画和5幅1922年至1926年间,萨尔瓦多·达利在马德里居住时期的相同主题作品。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基金会最新购入的作品:1923年的水粉画作品“萨尔瓦多·达利和马鲁哈·马约在东方咖啡厅。” 从今年5月10日至10月16日即可前往凉亭厅参观。点击视频 观看宣传片。 概念和内涵 1922年,达利当时只有18岁,他搬到马德里开始圣费尔南多美术高等学院的学习生涯。他住进学生公寓,并在那里与一群年轻学生建立起深厚友谊——其中许多人成为后来的“27一代”——与他们分享知识、建立友谊和社交聚会。萨尔瓦多·达利和马鲁哈·马约在东方咖啡馆这幅作品灵感来自于当时的夜夜笙歌,是达利在1922年-1923年期间一系列水粉作品的补充,这些作品展示了他与室友之间的点点滴滴。是新的生活阶段和未来画家创作的起点。 居住在马德里的前几个月,达利经常参观普拉多博物馆,在那里欣赏委拉斯开兹、戈雅和博斯克的所有作品。佩潘·贝洛邀请他入伙,这群年轻人后来成为杰出的文人和艺术家:路易斯·布努埃尔、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卡、马鲁哈·马约、拉斐尔·巴拉达斯等等。 达利开始经常光顾这座城市的咖啡馆、酒吧和时尚酒馆。他改换形象和举止,如同其他“27一代”成员成为花花公子。这些夜生活漫游清楚呈现在这次展览中的图纸和水粉画作。 萨尔瓦多·达利和马鲁哈·马约在东方咖啡厅 主要展品是一幅在1923年的纸张上绘制的水粉画,由达利基金会在一次拍卖上购得。在画面上我们看到画家和马鲁哈·马约在另一个人身旁,至今那人的身份尚不明确。她是一个外向的年轻女人,打破经典传统社会的约束。她是唯一进入圣费尔南多美术高等学院并与达利成为同班同学的女性。 达利1922年至1926年在马德里的生活停留在几个真实写照上。他因煽动一场拒绝给予丹尼尔·瓦斯盖斯·迪亚斯教师职位的公众抗议而被美术学院停学。在此期间他在胡利奥·莫伊塞斯领导的自由学院与弗朗西斯科·柏斯、莫雷诺·比亚和本杰明·巴伦西亚共同学习。他可能在那里画下《路易斯·布努埃尔的肖像》。1924年他因为涉嫌制造自由政治活动在赫罗纳被捕入狱,二十天后被无罪释放。同年九月,他再次回归美术学院和城市中的夜生活漫游。1926年期间他被彻底从学院开除,因为宣称学术委员会无能力评判他在美术方面的理论知识。达利在学校假期期间返回菲格雷斯。 展览搭建 展览的搭建由3carme33的佩普·加纳莱达设计,由亚历克斯·吉福莱乌负责图像设计。 教育服务编辑了一个简单的目录,里面包含达利研究中心的协调员古卡·R. ·科斯塔和技术总监蒙赛·阿格尔的文字。

继续阅读